山东新增1例境外输入确诊病例 无本地新增确诊病例


此外,高福院士还对病毒是否起源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、中国分享病毒数据是否及时、疫苗和药物研制进程等关键问题,作出了解答。

问:关于此次疫情在中国的起源有很多问题。中国研究人员报告称,最早的病例可以追溯到2019年12月1日。但《南华早报》有一篇报道称,2019年11月出现病例,第一例发生在11月17日,这个你如何看待?

是的,我们的科学家正在研制疫苗和药物。

是的。目前,我们没有任何本地传播,但现在中国的问题是输入病例。如此多被感染的旅客来到中国。

目前还没有详细的流行病学数据。我们从一开始就面临着一种非常疯狂和善于隐蔽的病毒。意大利、欧洲其他地方和美国也是如此:从一开始,科学家们就认为,“嗯,这只是一种病毒。”

是的,不管你进入中国的什么场所,都有温度计。你必须尽可能多地测量人们的体温,以确保发高烧的人不要进入这些场所。

问:但后来一个公共的病毒序列数据库显示,中国研究人员于1月5日提交了第一个病毒序列。所以至少有3天时间,你肯定知道有一种新的冠状病毒。这个问题现在不会改变疫情的进程,但说实话,对疫情的公开报道受阻了吗。

问:其他控制措施呢?例如,中国在商店、建筑物和公共交通车站的入口处积极使用温度计。

这篇采访历时数天,经过文字、语音邮件以及电话采访的方式完成。采访中,高福院士分享了中国的防疫经验,并指出,美国与欧洲犯的最大错误就是,“人们不戴口罩”。

我们绝对还没有群体免疫。但我们正在等待抗体测试的更确切结果,它能告诉我们有多少人真正被感染了。